目前日期文章:201310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教你怎麼把詐騙集團-弄哭-----教你怎麼把詐騙集團-弄哭----- 教你怎麼把詐騙集團-弄哭----- 1.收到騙子要你匯款的短訊後先別忙著刪除,看看他的卡號是什麼銀行的,並登陸此銀行關鍵字廣告的網上,輸入該騙子的卡號,密碼隨便填寫,只要3次錯誤,此卡在24小時之間是不能進行任何的交易了(就是被凍) 2.先查出這個手機號,然後到同性戀交友網站,註冊帳號,聯繫模式留關鍵字行銷下那個手機號碼。 3.在房屋出租網站發帖,市中心兩室一廳,月租300,急出手。24小時開機,同樣留下那個電話。 4.某銀行職員同樣收到短信“請把錢匯到”賬號上”,就按照網路行銷賬號每次匯出1塊錢,便從收款人賬戶扣錢,連續匯出1塊錢,這時,終於收到收款人發來訊息︰別再匯款了,已經扣掉200多了,你是內行吧﹗叫我們怎么生活呀﹗(匯款時選“收款人支付手關鍵字排名續費”) 請你轉發,讓大家都知道怎么對付騙子

qd61qdvr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蔣友柏的"四扇窗"我的成長過程-蔣友柏的「四扇窗」 「蔣」這個姓帶給我的成長過程-蔣友柏 對於「蔣」這個姓,至目前為止在我個人身上,至少可以分成差異很大的三個階段: 1.12 歲以前 2. 跟著父母離開台灣到加拿大、美國讀書到回台灣創立橙果之間 3. 創立橙果之後 小時候,記得我們家住在陽明山上,我和友常讀天母的奎山小學、中學,而堂哥堂姐都是讀美國學校;那時候,無論我到哪裡都有兩個隨扈跟在後面,在教室上課,他們就坐在後面等我;上課忘了帶課本,還可以叫他們回家拿。那整個童年的記憶,讓我感覺「蔣」真的是好屌」。 到了1988年1月我祖父(蔣經國)過世,4月份我們全家就到Montreal,我記得剛去的那一整年就一直找房子買傢俱;在我幼小的心裡面,有一種感覺好像我們家是在祖父過世之後,匆忙之間逃出去的,這! 樣的想法我一直藏在心底而沒有跟我父母親談,只是有這樣的懷疑。直到我父親得了癌症,我守在病床前跟他有一段長談,才解開了長期盤據在心中的那個謎。其實,在我祖父過世那時候,我父親認為他在政治、事業以及家族裡,找不到合適的位置,所以決定離開台灣。不過,他這個決定對我倒是一件好事, 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環境,讓我有機會作一個「凡人」。因此「蔣」這個姓在我回台灣之前,變成尋常百家姓中的一個而已。 回台灣後,「蔣」這個姓又帶給我一些「貴族」的待遇,只是已經不如小學時代有那 種「很屌」的感覺了,尤其是在碰到我太太之後。為了追她,她對我「腐敗貴族」的所有批評,不管有沒有道理,都只能先接受再說;剛開始,或許我只是為了取得她的歡心而敷衍,表面上承認她罵的都有道理;但日後有機會靜下心來仔細想想,我發覺很多她對我的嚴厲批評不是沒有道理。一直到在一個完全沒有事先計畫,全然只是偶然的場合,我一時興起決定成立自己的公司。 因為沒有一技之長,不知道做什麼才好,而「設計公司」好像是最容易開始的,就這 樣我成立了「橙果」。前票貼半年,一邊玩一邊學習;半年後,才開始感覺到開一家公司除了要為自己負責,同時也要為跟著你打天下的同仁的前途負責;而且,開公司是為了獲利,我必須在資金燒完之前,想辦法獲利,所有柴米油鹽醬醋茶一時之間都變成是我的壓力。經過四年的「橙果」磨練,我現在知道「壓力」使人成長。 自己創業給我最大的影響,是「讓公司生存下去的壓力」讓我離開我原來習以為常的 那個「貴族的象牙塔」,這個壓力在橙果成立後的第一年,常常大到讓我「不知所措」、「後悔莫已」、甚至有時候會「情緒失控」;但我「天生不服輸」的個性加上一些運氣,讓我撐了過來;很對不起那些打從一開始就想看我笑話的人,我讓他們失望了。 為了把橙果的設計服務賣出去,我花很多時間在跟台灣企業的老闆談天要訂單;跟這 些老闆談話,常常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;其實大部分這些表面上看起來很風光的創業家,在他們成功的過程中,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甘苦談,有些人甚至是徹底失敗過,日後找到機會東山再起。我發覺只要把誠意拿出來,他們通常很快就會ignore我姓蔣,而很願意把我當成是一個創業的後輩,把他們的寶貴經驗教給我,尤其是那些失敗、東山再起的經驗;這些故事通常他們不會輕易對外人講,所以在媒體上看不到聽不到。他們的經驗豐富了我的經驗,這是我經營橙果的另一個很無價的收穫。過去! ,我常常因為怕失敗而患得患失,現在的我,不是不怕失敗,而是這些別人失敗、東山再起的經驗,壯了我的膽子,讓我對自己更有信心。 經過四年之後,今天想來,經營橙果這家公司一路跌跌撞撞,但對我個人收穫最大的,並不是「賺了多少錢」,而是這整個過程替我個人「開了生命中的窗」,那些以前從來沒有帶給我任何陽光的窗 。因為公司要生存下去,我需要訂單,因為接了訂單後,我需要在期限內交貨,更需要一批願意跟我奮鬥的人才。為了找訂單,我必須彎下腰,把我自己賣出去、把公司的能力賣出去,甚至有時候我必須用幾近「beg」的態度求客二胎戶給我一次機會,以證明橙果有能力提供他們「設計」以及「branding」的能力。 「彎下腰去求別人」這樣的事在我們家大概從來沒有人做過,我的家人、長輩也從來 沒有人想要訓練我去學習這個求生技能;但是創業這件事卻逼的我去學習這個大家認為我不需要的技能。以前都是別人圍在我或我的家人周圍,有求於我們;現在,是我有求於別人,而且還要拼了命證明我有能力,向別人證明我值得讓他給我一次機會。這是「第一扇窗」! 我需要到外面去找訂單,而基本上需要「設計」或「branding」這種服務的公司一定 都具有規模,他們是傳統行業、高科技行業只做內銷行業、以全球為市場、行行色色的 公司、各種不同的行業; 甚至這些跟我接觸的老闆或高階主管,擁有各種不同的出身不 同的性格;在政治立場上更是南轅北轍,從深藍到深綠、從無色到無心(不關心政治的意思)、、、;有些人因為我是蔣家的一份子,一開始就對我有好印象,有些人,在與 我正式進入生意的話題之前,會先把我的曾祖父、祖父罵一頓;剛開始很不習慣、、、,很簡單,因為從小開始,我周圍可以聽到的聲音,都是對他們的歌功頌德,突然之間,聽到對他們的批評,還真的是很不習慣,但為了生意,我也就忍了下來。 但是這樣的經驗多了之後,我發覺這些人在批評「蔣家」與「國民黨」時,也不是那樣的全然惡意、不理性的批評;這些批評給我一個「動機」、找出過去那一段他們所謂 的「威權統治」時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;所以我開始讀書,開始去找有關那個時期的各 種出版品來讀。過去四年,大概平均每一個月讀一本這類的書(有關世界文明發展史、 世界近代史、中國近代史、台灣近代史),最近一年更是到達平均每星期一本,我過去 一年讀的書比我在學校20年讀的書還多。平常在家裡等到老婆小孩睡著之後,會在網路看一些時事評論;讀到好的文章、精闢的評論,我還會主動去聯絡作者,希望他能再多教一些我不懂的東西,多教一些過去我的周圍環境刻意不讓我知汽車借款道的事;有好幾次經驗是無論我留多少次言嘗試多少的努力,那些作者都不給我回應。 其中有兩個教授最後聯絡上 了,問他們為什麼不回應我,答案竟然是「我姓蔣,而他們 不願意與蔣家的人有關係」;well,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「姓蔣」對我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,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,都不是我能決定的,因為這個姓隨著我出生就粘著我。還好 那兩位教授現在都願意跟我講話,還幫我規劃了一些「認識台灣」的課程。 我現在敢說已經學會用各種角度看事情,以前只從一個角度看蔣家,只從一個角度看 臺灣,現在是360度,而且不只是360度,還是立體的、跨越時空的、四度空間的、全彩的、、、!現在你問我 中國如何,我不只會介紹你去看中國人製作的「大國崛起」,我還會介紹你去看日本NHK製作的「激流中國」。這算是「第二扇窗」 橙果做的是「設計」,而設計這個行業靠的不是科技技術、不是資金、不是機器設備、不是專賣授權,靠的就是一批有創意的人才,假如你把我們公司那幾個具有創意的人才拿走,那橙果就只是一個空殼子。以前,圍繞在我周圍的人,都是在巴結我討我歡心( please me , kiss my ass);現在剛好反過來,我們公司那些人才只要他們願意,隨時可以走出橙果的大門,肯定有一大堆公司願意付更高的薪水請他們去上班。我要留住他們,除了薪水以外,我要想盡辦法巴結他們討他們歡心(please them , kiss their asses, baby sit them);更難的是,我必須隨時證明給他們看、說服他們橙果是一 家有前途的公司、跟著橙果一起成長是他們的career的! 最佳選擇。這些有創意的天才,脾氣都很古怪,我必須照顧他們每一個人的心理需求。而且這些人很怪,錢對他們來講,重要性很低(雖然你不能不付他們錢),假如他們知道,我拿回的訂單是靠關係是靠特 權拿到的,他們很可能第二天就會離開公司,並且「會瞧不起我」。以前,別人因為我的身世而巴結我,現在我必須為留住真正的人才而設法去巴結別人。整合負債這是「第三扇窗」。 這幾年我接觸的企業家沒有上千也有幾百,透過與他們的直接接觸使我對台灣的經濟和 產業發展過程與未來有一些第一手的觀察;我發覺台灣的財富,用我個人的標準大概把它分成兩類,「old money」and 「new money」;「old money」 指的是那些跟政府關係很好的企業家,通常他們做的生意都跟政府有關係,或是他們必須透過與政府維持良好關係才能使他們的事業順利進行,這些人有一個特性,就是日本人管理台灣的時候,他們跟日本人很好,說一口流利的日語;國民黨當政的時候他們說一口流利的國語,現在民進黨執政了,他們開始講台灣話了;這些企業看的通常都只是台灣本地市場,比較需要的是建立政府關係而不是「產品或品牌設計」,所以我接觸的比較少 我的客戶裡面比較多的是屬於「new money」,這些公司通常是利用台灣的腦力以及 生產能力,看的是全球市場,與世界一流的廠商競爭;從與這些「new money」 的企業家接觸的過程中,我對台灣有更深一層的認識,他們對台灣都很有信心, 他們的公司競爭力也一直在提升,過去幾年他們的業績成長獲利增加,完全不像媒體講的那樣,好像台灣快沉下去了;這些「new money」的企業家讓我對台灣充滿信心, 這算是「第四扇窗」。 這些不經意之間替我開的窗,讓我有機會接受陽光的直接照射。接觸到陽光之後,才 知道沒有陽光的圍牆內的確是充滿著濃濃的霉味; 回憶起那一段還沒接觸到這些陽光之 前的歲月,到現在我還能清晰地聞到自己身上那一股強烈的政治貴族的腐朽氣。 在這裡我要感謝我的母親,忍受我在接受這些陽光的光合作用之後所做的改變和偶爾 行之的忤逆,到現在還沒有把我逐出家門。更要特別感 謝我的 太太,不但幫助我打開這些 人生的窗,在忍受了好幾年 發自我身上的「政治貴族霉味」後依然願意給予機會。

qd61qdvr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